主页 > S生活城 >匿名,是为了更纯粹的坦白:专访《秘密读者》 >

匿名,是为了更纯粹的坦白:专访《秘密读者》

2020-06-19 17:00 来源:http://www.108suncity.com 栏目:S生活城

匿名,是为了更纯粹的坦白:专访《秘密读者》

2013年九月,一份在台湾文坛上未有先例的匿名文学评论刊物《秘密读者》,以一种略带挑衅的顽童姿态,轻巧跃入文评市场,同时挑战文学与人性,也如同预期地,在檯面上下皆引起热烈讨论。

迥异于其他文学性版面与刊物,《秘密读者》以服务业常见的「秘密客」评鉴制度为出发概念的匿名评论制,大约是最受瞩目也最具争议的一个环节。对发刊词中慷慨陈言「给我们的文学一个诚实的机会」的创刊理念大声鼓掌讚声的文学同好所在多有,但提出「还不是搞出另一个文学小圈圈」甚或对选稿公正度产生质疑的,亦不在少数。

有趣的是,意在降低人性干扰、萃取纯质文评的《秘密读者》,最受大众质疑的仍然在其是否能够摆脱人性并坚持纯粹,毕竟坊间文学性刊物不算少,但特别讲究诚实的秘密读者,以较高的道德标準来要求评选方式,似乎也不为过?

文学本就奠基于人性,而选择与人性正面交锋却也因人性而冲突的《秘密读者》,则更加令人好奇。因此,我们準备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与《秘密读者》进行一次不秘密的对谈。

介于作者与读者之间,若真只能一方往死里写稿,一方往牛角里读,让创作与阅读都更为狭隘而孤绝。恐怕只能让读书写字这回事更乏人问津。书评的作用,在于让作者看见市场需求与反馈、读者看见更多己身以外的思索,长远而论,更具备活络文学市场的效果。

暂且不提多数以「新书介绍」为主要目的的书介,台湾文学市场给予书评的版面空间与发言权,可说相对稀少并集中,导致许多创作者与更多读者,得到的讯息都是「少数决」,虽然文学这档子事绝不能以少数服从多数论断,但若能有个提供读者与作者相互理解与讨论的场域,让文学评论不再只是少数握有发言权大老的专利,让意见多所流通,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于是,创作者不再需要被少数文坛金字塔顶端的评论者宰制与贴标籤,读者不再只是被动接受某个大师用自己的品味「告诉」读者这篇文章是魔幻写实、那个作者甚至那批作者是新乡土,困惑于「真的就是这样吗?」却茫然四顾无人对话。

「我喜欢/不喜欢这篇文章,真的是我的问题吗?」读者的问题,需要被听见。
「我写了一本书,读者们『真的』喜欢吗?」作者的问题,渴望被回答。
于是,《秘密读者》出现了。

即使以「完全诚实的书评」为号召,《秘密读者》的匿名制仍然让许多读者质疑:「何以具名就不能诚实?」

诚然,在狭小的文学圈子里,谁肩上不扛几个人情包袱?《秘密读者》的16位编委有许多都是线上有名的作家,或者正在崛起的新秀,想要迴避人情压力也是可以理解,然而既然标榜了诚实,具名发表评论不应该更具公信力吗?

令人意外地,在这个问题里,我们发现《秘密读者》初期的16位编辑委员,并非全数都认为非要匿名不可。「所有编委在书末的署名,全都是本名或者为人所熟知的笔名。匿名这件事的核心价值并非保护我们自己,而是投稿的读者,只要有一个投稿者对公开评论有疑虑,那我们就有责任保护他。」

论及匿名与诚实,便不能不讨论到另一个可能性:完全公开并便于匿名的网路论坛并非不存在,《秘密读者》既然已经是电子书形式,大可选择论坛模式,避免所有对于选稿公正性的质疑。然而《秘密读者》期待的不止百家争鸣,更期待能够筛选出具有水準的评论作品,也能够付出相对的稿酬。相较于论坛模式,匿名来稿在经过人为的选择后,能够更有效地集中讨论议题,建立起比论坛更有系统的专业书评模式。

同时,匿名制度也可以鼓励有想法但并非知名作家的读者朋友投稿,消弭「我跟大咖的评论一起刊出会不会显得很蠢」的顾虑;在读者阅读时,更能有效让所有的书评都在同一个基準点上,让读者不致因为作者身份而有「未看先推/批」的先入为主心理。

既然以匿名制保护了投稿者,那幺显然需要更严谨的审稿标準,好让这份刊物确实保持公信力,并避免因为同一群人审稿而形成另一种文化霸权。「目前我们审稿的标準其实很简单,重点在于形式与程序。」

形式上,《秘密读者》要求「认真并有效的讨论文学」,虽说不一定要涉及艰深理论,但至少要有一定水準,能够就文论文、就书论书,用清楚观点分析说明。曾收到讨论哲学与思想史,或者闲聊自己生活琐事的稿件,为了聚焦于文学评论,这类来稿即使文笔出众也不会採用。

当然,这样的审稿标準虽不见得高,但也不是人人做得来,是否因此让读者与来稿群限制得愈发小众?《秘密读者》倒是坦然以对。「最主要是希望刊物能保持一定水準,不过题材并不设限,如果有投稿的朋友可以用精闢论点分析轻小说和漫画,我们也竭诚欢迎。」

程序上,所有读者来稿,都由朱宥勋一人经手,匿名处理后全数公开于编委审稿平台上。审稿期间内,只要有一位编委发声反对某篇文章上线,这篇文章便会进入第二轮审稿,依据这篇投稿文章讨论的文体性质(如小说、散文、诗⋯⋯)选择三位相关专业领域的编委再度投票表决。两次审稿都未通过,才会丧失刊登资格。

「所以说起来,应该只会有我一个黑洞,也就是我可能把不利于我的稿件都藏起来不让大家投票这样。不过其实身为作者,我们都非常乐意看到对自己作品的批评,有批评总是比没有人读好得太多。」

除此之外,如果来稿中出现批评某位编委作品的稿子,《秘密读者》将会採取让这位编委迴避审稿程序的措施,因此当期编委名单也会排除被评论的作者。「当然也可以质疑我们大家感情好到同仇敌忾,说不定一起踢掉那篇文章。在这方面我们只能以目前的标準做筛选,往后也希望慢慢演化出更完备的游戏规则。」

「开学!体检高中国文课本!」的创刊号甫推出,讨论高中国文课本选文的专题引起许多爱好文学的高中生热烈迴响,「加菜」单元也颇受好评,但全书读来,仍让人感到阅读门槛偏高。细细想来,是否也暗示了《秘密读者》的读者是否需要相当程度的理论与阅读基础?

「大部份的人有话想说,但要他们把意见想法组织成一两千字以上的书评,可能就会有困难,因此我们有一个敲碗专栏,它就像是个许愿池,读者想要看什幺书评,我们就去找一位熟悉这个主题或作者的专业人士来把这本书评写出来。」

《秘密读者》要求有程度的评论,但对于评论对象以及阅读群众,则不打算设限,未来也不排除将敲碗专栏设定主题后开放投稿,来一场嘉年华式的论战攻防。

访问之中,我们不断互相丢出新点子,尝试以不同面向讨论可行性,而在此间处处迸现的灵感火花,其实正是《秘密读者》期待与读者产生的化学效应。编委群并不否认创刊初期,他们确实还在摸索更好的呈现方式,然而他们对于文学的热情、坦率,以及不仅开放也兼具理性的思考,让人相当期待未来的《秘密读者》能够演化得更成熟丰富,为长期僵固的文学圈带来美好的转变。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命は美しい

秘密读者(2013年9月)


相关文章